欢迎来到 - 中国假日旅游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死亡案开庭 男友承认曾动手打人

时间:2019-06-03 13:28 点击: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四川省广安区副区长黎永兰被害案在广安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出事前,林雪川在广安市前锋区黄连村经营一家山泉水厂,女友黎永兰是广安市广安

  女副区长死亡案开庭 男友承认曾动手打人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黎永兰疑遭家暴死亡,其男友涉嫌故意伤害罪受审;附带民事诉讼黎永兰家属索赔200万元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死亡案开庭 男友承认曾动手打人

  昨日上午9时30分许,四川省广安区副区长黎永兰被害案在广安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 新京报记者 王翀鹏程 摄

  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女副区长黎永兰送入医院治疗的第二天,其男友林雪川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妈你烧炷香保佑我。”“什么事要烧香?”林母问。林雪川谎称,黎永兰摔着了。

  2017年10月22日,林雪川涉嫌将黎永兰打伤入院,经过五天的抢救,黎永兰因严重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林雪川一直对黎永兰的家人谎称,黎是自己摔倒磕伤了头,直到黎永兰的家人看到事发地的监控录像,林雪川才承认曾打了黎。

  2018年9月21日上午九点半,“女副区长被施暴致死”一案在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科技法庭开庭。广安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暨附带民事赔偿对犯罪嫌疑人林雪川提起诉讼。

  在法庭上,林雪川讲述了他和黎永兰的交往,以及事发当天的详细经过。林雪川一直积极地为自己辩解,公诉人宣读完起诉状,他马上提出四点异议,并否认了故意伤害的罪名,“我咋个可能故意要伤害她嘛?”他用夸张的语气反问。

  公诉人当庭播放了三段2017年5月黎永兰和林雪川的通话录音。一直为自己辩解的林雪川此时低下了头。通过录音,亲友们发现,平时很有主见的黎永兰,在这段关系中却是弱者。

  截至下午1时30分,刑事部分的法庭调查仍未结束,法院将择期再次审理。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死亡案开庭 男友承认曾动手打人

  黎永兰。家属供图

  被告林雪川承认打人

  9月21日,坐在被告席上的林雪川穿着一件蓝色格子衬衣,黑色裤子和黑色布鞋。圆圆的脸上架了一副黑框眼镜,挺斯文。这身装扮立刻引起了在法庭旁听的黎永兰亲友的不满,他们认为他在装样子,博同情。

  42岁的林雪川是广安市黄连村人。从照片上看,这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男人,浓眉,身材很壮,用黎永兰弟弟黎军(化名)的话说,有点“虎背熊腰”。

  出事前,林雪川在广安市前锋区黄连村经营一家山泉水厂,女友黎永兰是广安市广安区副区长,主管科教、文化、卫生等工作。

  2017年10月22日晚,黎永兰和几个同事帮朋友庆生,吃过晚饭,到位于广安市中心的鼎虹国际娱乐会所唱歌。林雪川饮酒后来找黎永兰,给黎的同事敬了两杯酒,两人一起离开了。但走出歌城没多久,黎永兰就受伤倒在路边。

  据林雪川供述,出门之后,黎永兰埋怨他只和两个人喝了两杯酒,很没面子,又说他搞生意欠了一千多万,不争气,怪他不能帮她分担压力,她不想活了,要去跳河。他也生气了,拉着她往河边走。

  庭审过程中,公诉人当庭播放了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视频中,黎永兰和林雪川一起上了车,但很快又下车,被他推搡着沿金安大道三段往东走。途中,林雪川夺走黎永兰随身的手提包扔在地上,黎永兰随即敲打停靠在路旁的出租车窗玻璃求救。

  公诉人和原告诉讼代理人多次问林雪川,跳河是不是黎永兰的意思,有没有强迫她。

  林雪川答,没有强迫。“那她为什么呼救?”公诉人问。“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林雪川说。

  从监控中看,黎永兰一直在找机会求救。第一次,她在一个路灯下面挣脱了,转头往回跑,但没跑几步就被林雪川抓回来,拖拽着继续往前走;第二次,她拉住一个刚从小区里走出来的居民,但被林雪川强行拉开。“快走,人家有事。”林雪川说。

  公诉人指控,林雪川在人行道上多次击打黎永兰头部。林雪川也回忆了当时的经过,承认用双手打在黎永兰头上,黎马上就倒下了,发出很大的声音,左边耳朵流出血来,嘴巴里也吐白沫子。他吓坏了,把黎永兰送到广安市人民医院抢救。公诉人再追问,他又说忘记黎永兰是怎么倒地的。

四川广安女副区长死亡案开庭 男友承认曾动手打人

林雪川。受访者供图

  两人过往

  林雪川初中毕业后,在广安市前锋区观阁镇的邮电局谋了一份差事。据此前媒体报道,他开始工作时比较认真,但不久之后,就以帮村民取邮政汇款为由,偷窃村民钱款。后来被村民发现,补齐了欠款才逃过一劫。

  1993年,18岁的林雪川前往东莞打工,在一家毛织厂落了脚,当上了毛织工人。《广安在线》2015年的公开报道显示,不甘平凡的林雪川办起了“依哥弟”品牌服饰厂,企业连年盈利,从一个打工仔摇身一变,成为拥有五六十号工人,年产值300多万元的毛织厂老板。

  在东莞邻居老周印象中,林雪川爱说大话,“赚了50块能说成500块”。

  2011年,他大张旗鼓在老家黄连村选址建厂,搞得全村皆知。黄连村的村民说,大家以为林雪川在外面挣了大钱,都想把地租给他。但后来发现,他连90多万的土地承包费也拿不出,纷纷反悔。

  那年,林雪川成立了黄莲丫水业有限公司。水厂藏在黄连村附近的山坳里,两个农家院子大小的一块地,盖起几间铁皮房子,请了十个工人,负责矿泉水的罐装和运输。

  让黄连村民印象最深的,是他自己出钱供了两辆面包车,免费送村民赶集。“免费班车”只持续了一年,就因为时常超载等安全问题被村里叫停了。

  2012年,在一个饭局上,林雪川认识了比他小一岁的黎永兰。和林雪川大起大落的经历不同,黎永兰的人生一直很平稳。

  黎永兰也是广安人,早年间,父母开始经商,从卖陶瓷碗起家,一步步发展到搞建材、做批发,生意越做越大。

  初中毕业后,黎永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四川省中等师范学校,1993年毕业后,她在广安市观阁镇中学当老师。

  2003年,她顺利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在广安大有乡当乡长。黎母还记得,拿到公务员考试成绩那天,黎永兰非常高兴,她一路小跑回家,推开门,向家人宣布:“我考上乡干部了。”还撒娇称要黎母请她吃饭庆祝。

  在仕途这条路上,黎永兰走得很顺利。认识林雪川时,她已经是广安市广安区监察局副局长。两年后,升任广安区林业局局长。

  当上副区长后,黎永兰全部投入到工作中。弟弟黎军(化名)说,黎永兰每天下班回来都累蔫了,躺在床上喊累,生病也没时间治疗。有时候在家里煮着饭,一个电话就要出门。扶贫攻坚,黎永兰下乡工作,皮肤晒得黑黢黢的。

  失败的婚姻

  在东莞,打工的广安人有个圈子。圈子里的小李说,“林雪川有家暴倾向,你随便问哪个都知道。”她记得,林雪川经常打那个“四川女人”,很多人都看见过,把她打跑了。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