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中国假日旅游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爱情散文 >

滴血男人爱

时间:2019-06-04 00:15 点击:
滴血男人爱

  当夕阳滴尽最后一滴血,当流浪的西风在古道边老树枯藤间哭泣,在天涯,何人断肠在荒原?

  这本是天地间两个毫不相干的男人。

  A是一个南方男人。他的家在洞庭湖畔的津市市。十二年前,他的幸福打碎在湖北沙市汽车站。他的娇妻和刚满一百天的儿子同时被人拐走了。

  I是一个北方男人。说得具体点是山东冠县清水镇的大汉。六年前,他的老婆在集市被人拐跑了。还好,他六岁的儿子未遭魔手。

  A几乎发疯。I也几乎发疯了。

  A的漫漫寻亲之路,一踏就是十二年。I的痴心寻觅,也持续了六年之久。

  从故乡到异乡,从异乡到故乡,他们,找寻着爱情的宿根。

  A先后寻遍了湖北、江西、四川、贵州、云南、浙江、安徽、广东、海南等十多个省区。每回都是背着一床破棉絮,带着一个水壶便上路。一年之中,他大约有三百天睡在候车室和屋檐下,以至得了神经衰弱症。很多时候,他的角色是乞丐和小偷。地里的萝卜、红薯是他的猎取对象。他每隔大约三个月回家一次。乡亲见到他时,总是衣不蔽体,头发胡子老长,一时竟不能相认。

  I虽只寻了六年,其辛苦却不亚于A。他先后到过东北、内蒙、西藏、新疆、甘肃、宁夏及广大中原地区,也是以三个月左右为周期。多少大漠风沙,吹瘦了硬朗的汉子。多少次生死边缘的挣扎,令他心有余悸。

  有过惶恐哀伤,没有绝望动摇!两面人旗,张望的双眼一直在啼血。

  这本是天地间两个毫不相干的男人。孤独的闪电下,茫茫的荒野里,两颗流血的心,从未有过相遇。他们却像约好了一样,分头把血泪洒遍了南国和北国。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在天之一边,还有一个与自己相同行迹和心迹的苦男子。他们从未想过,会遇到另一个自己。

  当他们还在各自心里计划着北上南下的新征程时,两人竟然相遇了。

  A是跟随“打拐办”的专案民警赶到山东的。I是从山西刚折回家的。

  A没能找回他的女人。I没能找回他的女人。

  A要回了他十二岁的儿子。I失去了他十二岁的儿子。

  A泪眼模糊。I泪眼模糊。

  A和I相对而泣。

  “AI”,这个残酷的符号,像一把无芒之匕,在我采访这个故事的那一刻,刺中了我,至今未能拔出。

(附:关于“闻文”的说明

  有梦其实很好。读高中时,我就狂妄地想创立一种新的书法字体和文学体裁。缘于这个梦,所以,心中叛逆之火不灭。

  我要说的“闻文”,严格地说,还只是一种尝试。

  试一试总比不试好,对吧:)

  对!我就叫它“闻文”。也许,这个词儿的出现并不是第一次,但我希望通过自己及一些同道的摸索,使一种新的文学体裁能较好地定型。我指望它有一天成为散文或杂文等的小弟弟。

  我先尝试给它来个定义吧:闻文,即以典型的文学手法表现新闻事实的一种文体。就是说,首先,它有典型的文学作品的特点,它带给作者的体验和传统文学作品相比,没有任何缺失的方面。其次,它又是彻头彻尾的新闻,“五W”俱全。

  “把新闻写得很美,把美文写得很实”,应成为该体裁的旗帜!

  由这个词儿,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散文诗”,这也使我对“闻文”存在的合理性用不着去论述了。当然,任何新事物的产生都是有背景,有时机的。愚以为,眼下,正是“闻文”得以存在并逐步盛行的时候了。大家都知道,文学作品带给人的愉悦和其他情感体验,正是无数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存在的理由。而信息时代,新闻量的迅猛增大,又是不容怀疑的事实。由偏好吃“文学餐”,转而为既吃“文学餐”又吃“新闻餐”已成为人们典型的生活方式。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在要闻版、纪实版和副刊之外,推出“闻文”专栏或专版,必然会是媒体一个很好的卖点。因为它至少有两方面的好处:满足读者高节奏生活的需要,带给读者全新的、双重的体验;在一定程度上督促新闻工作者加强文学方面的修炼、文学作者更加关注社会和民生。

  有人会说,“闻文”其实早就存在啊,比如,报告文学,又如,《知音》等刊物的纪实类作品。这使我想到了“隶书”的成型。最初,隶书是以“汉隶”的形式出现的,汉隶那模样,和现在的标准隶书相比,其差别是很大的。我的意思是说,“闻文”会有其自己独特的、典型的风格。当然,它的成型,它的发展,无疑需要时间,需要许多人的实践。最后,当“闻文”取得像“散文诗”一样的位置时,我们是肯定不会把它和报告文学等画等号的。

  笔者的这批作品,下笔之初,有一种基本的思想:结构像小说,部分语言介于散文与散文诗之间;人物姓名一般根据需要采取技术处理,时间、地点尽量清晰;内容增加一些通常的新闻报道不便公开的细节。我自己希望它能在尝试中不断成熟,也希望将来能尝试诗歌、戏剧的方式。之所以发表在文学网站,一是传统媒体还没有它的土壤,二是希望有一些爱好文学,而又在新闻战线工作的朋友能引以为同志,使“闻文”的成长不要像散文诗一样,曲折而漫长。

  刘可亮于2004年5月30日)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